訊息:

     
字體大小

發表於 09時;瀏覽人次 50390

詩光墨影~黃華安攝影專欄系列之十


2012《東方無極》之《玄幻》系列(一)-小精靈-黃華安作品


2012《東方無極》之《山海經神話》系列(五)-見怪(1)PR2-s黃華安作品


2013《東方無極》之《富春山居圖》系列(三) -相忘江湖WEB-黃華安攝


2012《東方無極》之《盛世》-影星林志玲-黃華安作品


詩光墨影~黃華安攝影專欄系列之十
如何使自己的攝影作品與眾不同?

在人手一機、器材與後製軟體推陳出新、FB盛行的時代,晨昏大景、名山勝水的照片比比皆是,美則美矣,但是要呈現出拍攝者的個人特色卻越來越難。問題何在?

那就是大家都一窩蜂地在拼器材、拼技巧,卻忽略了藝術創作最重要的內容獨特性。如果每個人都在追晨昏、追大景、追節慶祭典等,以現在網路資訊發達,君不見任何一個熱門景點、事件,現場總是早早就被相機及腳架擠到水洩不通?很多攝影人還因此起爭執,甚至因不守規矩,被主辦單位及參觀民眾列入不受歡迎者名單。結果呢?拍出來的成品大同小異,再好的影像很快也變成一窩蜂的流行與複製。於是,曾幾何時,拍照竟如同朝聖趕集般,拍不到的人徒呼荷荷、心想下回再來補考;拍到的人也不過是『我終於拍到了!』,PO上FB炫耀一下、被按個讚,就再繼續追逐下一個熱門標的。如此年復一年下來,試問有多少的大景與事件可以被追?有多少的攝影熱情可以長期持續?更重要的是,有多少的照片是真正屬於個人的作品、可以引以為傲、流芳後世的?

最近剛參觀《阿爾卑斯皇冠──列支敦士登秘藏瑰寶展》,深深感受十九世紀以前的西洋藝術大師,基本功夫之扎實,與寫實再現能力之強大,確實令人驚豔。如林布蘭、魯本斯、范戴克、老揚‧布勒哲爾、戈衍、華德米勒、昆丁‧馬西斯等大師畫筆下的人物、歷史神話、風景、靜物、風俗畫等等,無不精美絕倫、栩栩如生,令人歎為觀止。

然而也受限於當時的有限僱主(教會、貴族)與市場需求,畫家總是以客觀再現為主要目的,盡力在細節與光影的表現上下功夫,以符合買主的想法與期望,而真正屬於藝術家自己本身的創作理念部份,在作品中卻少得可憐。個人常在想,如果魯本斯、范戴克等人活在當代,他們的藝術創作又會是何等的風貌?反觀十九世紀後期之後的現代大師如塞尚、高更、梵谷、畢卡索、馬諦斯、夏卡爾、達利、蒙德里安等人,基本寫實功力不盡然均如古代大師的扎實,但因為個人風格與創作理念的充份展現,在藝術史上呈現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局面。每一位的作品都讓人過目不忘,辨識度極高。

雖說攝影不盡然與繪畫走相同的路,但也不可否認攝影發展迄今只有不到兩百年的歷史,而東西方繪畫史卻已走了至少四、五千年,如果從古老岩畫追溯起,甚至有幾十萬年的歷史。這當中,產生出來的古今中外藝術大師不知凡幾,其創作經驗與心路歷程更成為各領域創作者最好的借鏡。早期攝影大師郎靜山正是挪用南朝謝赫六法作其「畫意攝影」的創作理論基礎;前輩攝影家周志剛先生也是以詩書入影,充份體現中國文人畫的精神。即使是當代的創作者,靈感創作來自東西方繪畫者更是比比皆是,隨便翻開一本東西方當代攝影集都可以輕易找出其中的蛛絲馬跡。無它,藝術創作本來就是跨領域元素的挪用與融合,即使如大師畢卡索亦然,重點只在於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因此,如何讓自己的照片與眾不同?

那就是除了寫實再現,或是玩重複曝光等小技巧外,多花些心思把更多的創作元素納進來與攝影對話,諸如繪畫、文學、音樂、書法、建築等等。就如同料理,好的食材、調味料種類越多,配合廚師高超的技法,更能呈現出不同風味與面貌。這就是創作內容的提升,也是勝出別人的關鍵之一。因為這種作品既不需要人擠人、卻不見得拍得到與眾不同的景象;也不用擔心被別人一窩蜂的複製;更重要的是作品裡面包涵了創作者真正的用心與附加價值,這種門檻絕不是別人到現場「喀擦」一下就可抄襲的。

以個人《東方無極系列》作品為例,本系列中主要以集錦後製手法,結合個人詩書畫的創作,如太初造物般,無中生萬象,穿梭於傳統與現代的美學意境中。如《富春山居圖》系列,作者以後製代替筆墨,層層繪出富春江的縹緲幽靜,而大陸知名書畫家林海鐘大師情義相挺的墨寶,更使黃公望式的雲淡風輕越發意在言外。又如《禪修》,作者以集錦手法,結合飛瀑、玉樹、高士,加上作者親書的禪修短文,彷彿宋元高士圖再現當代。而《盛世─影星林志玲》,溫柔婉約又充滿現代感的林志玲從傳統圖畫中走來,暗喻著林兼具古今之美,而作者的現代詩更具體呈現了林所代表的時代精神與美感。《人間大丈夫》則藉由蒼莽的氛圍,展現出喬峰「乾坤世界無名姓,疏懶人間大丈夫」的豪壯與悲涼!

針對個人《東方無極》系列的創作,武俠小說家滄海未知生評論道:
「當藝術家不滿於單一,而期企及萬象於萬一──遂掙脫陳規的鐐銬,翻越理所當然的監獄;撥快心靈轉速,如乘時光機器,做一名現實的逃兵,而夢想的移民。

唯其高速馳離,遂視世間萬象,渾渾濛濛如雲霞降生之前的,無極。

此際景物非復單一,不再靜謐;而是如天破穿,女媧所見混沌的山川大地。火山凶烈噴發,流彩虹的熔漿;銷融的江河滾騰,捲五色之濤浪。

造化,正冶煉萬象於一爐。

攝影家華安兄遂師法混沌,沾黏些許自然素材,安築他袖珍的天地。

把瑣雜的庸俗、平淡的照片,反覆打破重塑,搓旋如彩泥,彷似將俗世裝飾成聖誕樹,創造一場慶典,祭祀以虹霓為結構的上帝。

時時獨對浩瀚,又復藏身小小螢幕,默默精進一己的補天術,滑鼠游動、點擊,便提煉了日常,擾亂星斗的規律;目睹萬影逐次相融,諸石霞粲,不由陶陶然百趣橫生,樂而忘返。

夜深時刻,且烹茶,且測究天穿處,冥思永無涯岸的道藝。
而那時,破天亦如鏡頭,向無限的邊界伸縮,窺視,鎂光不曾停止拍攝:

宇宙真實以外──更真實的幻影。

據說,那正是藝術被放逐的疆域,不曾被佔領。」

至於《玄幻》、《山海經神話》、《藝術家之夢》等抽象超現實系列,則是藉由不同的人像、風景、水、石、樹等素材,運用後製手法,在實與虛、具象與抽象間,集錦出瑰麗夢幻、無遠弗界的想像空間,呈現出中國式厚實與具有生命力的神話故事,及宇宙奧秘的意境。如《山海經神話》系列藉由夢魘般的畫面,反映出人間道的群魔亂舞,與作者行走其間的艱辛、掙扎與無奈。《藝術家之夢》則企圖以超現實及抽象手法,表達出作者於創作過程中諸味雜陳、卻又筆墨難以形容的心象世界。

總之,藉由此類作品,作者希望將攝影跳脫記錄寫實的框架,使其如同文學、繪畫般可以抽象,也可以超現實地表現出藝術家主觀的情緒感受與心靈世界。如此的作品,應該非常與眾不同,也完全代表個人的創作風格吧?

20150903黃華安稿於臺北雨花樓燈下


註: Facebook:黃華安/黃華安。六龍

最近瀏覽新聞
新聞搜尋
  •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