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

     
字體大小

發表於 13時;瀏覽人次 62449

詩光墨影~黃華安攝影專欄系列之八


卷一《排排坐》


卷一《排排坐》

排排坐,童年
張開眼睛
向遼闊的世界張望

雲彩在遙遠的山外
招喚,飛翔的
夢想,穿越綠林
尋找眼神的駐站

排排坐,在等待
童話的門打開
我們在一夕之中長大


卷二《不繫之舟》


漂泊的久了,終於
依著一片黃昏
沉睡在無人到訪的夢裡

曾是那年出發的初地
鄉園的樓台高高,倒映
湖上,剛亮起的燈火
靜靜,喚起了我童年的記憶……


卷三《溫柔的詩》


春天埋藏下的容顏
有沉沉的花事浮漾

只留著一隻失眠的螢火
在心情的暗夜上點亮
三月的天空,四月的雲
把愛情的羽翼拍打得更加
輕盈,向想像的小徑
飛去,在神秘的光影
迷失了自己……

而整座夢就淪陷在
一首溫柔的詩裏……


卷四《詩贈秦嵐》


美目倩兮,那眸光勾下了一天日月
在採蓮的湖畔
成為瀲灩柔美的波光

而微笑,如春陽照亮了所有樹影
讓鴿子快樂的起飛

髮梢揚起,夢從歌中走來
風吹依依
是妳輕輕踏步而來的韻律

像一闋宋詞,如妳

而妳是
驚動了一整個江南的春天


悸動的風景-從個人經驗談攝影詩意


攝影其實是很簡單的,但也是很複雜。其實,很多時候,我是不懂攝影的,在掌握鏡頭光線明暗時,總是忽略了時光與生命對話的影像思考。從沒注意到那些具有深度的照片,是需要歲月的浸潤與塗彩,才能夠展開一幅幅更遼闊和更具生命力的圖景。直到我遇見了詩,才知道,攝影除了光影之外,還有更深遠美好的意境需要去捕捉與掌握,那才是我和我的生命更深沉的另一種對話方式。

例如讀柳宗元的《江雪》,我不僅讀出了攝影技術中,從廣角(千山鳥飛絕)到標準鏡(萬徑人蹤滅),再到長鏡頭(孤舟簑笠翁)與特寫鏡頭(獨釣寒江雪)間不斷的轉換,同時也讀出了人在天地蒼茫中,生命與無垠的時空間拔河的堅忍意志。詩與畫,生命與宇宙,在交會中衍生出了無限的想像。從此,我的作品,追求的就是這樣的意境。

所以,在我的系列作品《星圖航道》裡,企圖藉由文字與影像結合,展現出在影視工作之外,對臺灣這片土地厚實的愛及對世界的關懷;讓土地與星空對話,用詩和光影傾述心中的感性,由此去開拓藝術創作上的圖景。我寫的詩,抒情而言志,記錄的都是我生命裡的聲音。而所拍下的圖照,除了歲月經歷過的痕跡,更有心境的轉移和遞變。如〈畫〉所形容的:「來自天地的∕與胸中湧出的山水∕在素絹上∕一次又一次的∕悲喜重逢」。這些,都是來自於我個人對生命的體悟,寫在詩裡,拍進圖中,而有了詩與畫的結集,也有了我與我生命的對話空間。

每張影像背後都有一個令人深思的故事、情懷、與思考,透過詩,展開內在深沉的宇宙,如夜空上璀璨開放的星光,照亮人生漫漫暗路,照出光亮的人生,詩配圖、詩配書法或以圖配詩,使藝術在相互對話中展現更寬廣的天地。

《星圖航道詩影集》創作系列共分四個單元:
卷一 心圖航道
沉默的語言隱匿在心的角落,如太極陰陽衍生萬般的風情,靜靜觀看熙鬧的人間,因此當所有的噪音都飛揚成詩的韻律,我底筆尖繪就的心圖,將劃向遠方無限的前路……。
卷二 景圖隧道
不斷走動的風景,記錄了許多遺忘的歲月。記憶在光影中敘述著日月輪轉痕跡。我在,在詩句與詩句之間,駕著想像的光,飆過一季漫漫的隧道。
卷三 拼圖歧道 
拼貼的情緒混雜著夢的魅影,在城與城交疊的歧道,我放逐每一夜不寐的眸子,成天上的繁星,一閃閃的,在寒涼的空氣中,撞擊成響亮的詩音……。
卷四 人圖戲道
展圖而閱,盡是煙雲人生。情節頓挫之處,故事衍生故事,如歌,唱出悲歡,唱出圓缺,唱出朗朗的天地人間。

個人認為:
卷一 心圖航道
詩意是沒有聲音的,所有人間的靜美、人或風景都是沒辦法用一般的語言感受,粗俗的話來呈述,只能用詩表現。
卷二 景圖隧道
希望以詩捕捉歲月的流逝,或者是時間的流動,歲月與時間的流逝,只能用詩才能捕捉。
卷三 拼圖歧道
把城市裏的生活種種全都化為詩的聲音,讓詩去找詩……。以詩影消解自我生命所面對的種種困挫,鋪敘現實中的生命力。讓生命充滿了美感與幸福。
卷四 人圖戲道
人在世道,動與靜,都會畫出深淺不一的光影。存在不需言說,只要靜靜觀看和聆聽,就能感受生命在其中呼吸的生息。像風吹葉動,光影晃動之間,自有如戲的情節在天地之間展演,大塊煙景,風華浮夢,盡在人與人,景與景,夢與夢之間化成詩的聲音。故事如流水,在撥弦的指尖上,沉澱成人生一個永恆的主題了。
 
一首好詩不在長短,而在意境的呈現。詩要含蓄讓人讀來有深刻的感受及無限的想像空間,所謂只能意會,不能言傳,一切盡在不言中。一首好詩要具備含蓄和意境,但如何藉由物的意象,來呈現詩的意境與想像空間?

何謂意象?象是一種物體狀態,它傳達某個意思。而物象即是通過一個東西或物事去傳達某個意思。如寺→詩、花→美人、螢火→失意或失戀的人、黃昏→老了、沉睡→休息…。例如梵谷有一幅畫,在畫中只畫一雙靴子,靴子上沾滿了泥濘。靴子就是物象,象徵走過很長很長的路;泥濘是形容長途的跋涉,也就是說人生的道路是漫長而艱困的。這幅作品就讓人有無限的想像空間,簡單的物象卻盡在不言中。而詩正是要如此呈現。

從詩的創作,回到了攝影對時空的捕捉,對人、事、物的展現,一一陳述了我內在的生命風景。藉由人文風景的拍攝,與詩的創作,我試圖讓生命與時空自然地交談;同時,也讓一切記憶的美好,留在這裡。
 
2015年2月18日黃華安於馬來西亞怡保山城
註:秦嵐是大陸著名影星,主演過電影《南京南京》、《王的盛宴》;電視劇《又見一簾幽夢》、《還珠格格3》、《非緣勿擾》…等。
 

最近瀏覽新聞
新聞搜尋
  •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