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

     
字體大小

發表於 14時;瀏覽人次 101231

藝術、攝影與攝影師——黃華安老師專訪


當年書法啟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從七歲開始跟一位居士學習書法,當時他每天都叫我寫弘一法師的「清涼歌」我那時覺得弘一法師的字軟趴趴,寫多了後後才知道,原來人家寫的是境界。我和大多數書法學習者一樣,也是從顏真卿、柳公權的楷書開始練習,曾經有一年我在馬來西亞比賽中,憑藉著柳公權的書法字體得過全國冠軍,而之後也開始練習行書,包括王羲之、蘇東坡、黃庭堅的字。


您認為書畫與攝影有什麼樣的聯繫?


我認為學習書畫可以讓人在藝術審美上視野更寬廣,同時這也可以讓我明白攝影其實沒有那麼簡單。就好比藍靜山的攝影作品,他將自己的畫意融入攝影作品裡,在一個畫面裡既有繪畫寫意,又有攝影寫實。我發現這些作品背後其實都是有理論依據可循,像是剛剛講到的藍靜山,就是用南齊時期謝赫提出的「謝赫六法」,他運用其中的構圖佈置,氣韻生動,讓照片具有生命力。而說到氣韻生動,在人像上的表現就是精氣神的體現,眼睛是否明亮有神、皮膚是不是紅嫩,這些都是表現的細節。我們很多攝影師都沒有對其他藝術類的理論有所借鑑,這是相當可惜的,因為兩者其實是相通的。


現在有些人對攝影有些誤解?您怎麼看


現在有些人就是嘴皮子厲害說「你的照片我後期隨便做做都行,什麼什麼的」這就是井底之蛙,好比你讀過「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就說我也可以寫的和李白一樣了。你認字不代表你就是詩人,你會按快門也不代表你就是攝影師。沒有見過一些集景高難度,了解他是如何做構圖、如何處理細節的部分、這隻鶴為什麼出現在這個位置,這些背後的原因他們都不知道。


您當年拜師學藝有什麼經驗能跟我們分享嗎?


當年我來台灣之初,是在一家婚紗攝影公司做助手,老闆叫我睡在攝影棚裡,我就回憶白天攝影師是怎麼打光,晚上一個人在棚裡拿一個假人練習打光。同樣當年在書畫的學習上都是跟很好的老師學的,強調好的老師,為什麼?就是他有紮實的理論知識、專業的技能、熟練的技巧、想法創意強,就是有自己的個人風格,有一次我看我的師傅拍照,他拿起來就拍,也不看是不是對上焦。我就問我師傅「你怎麼不看對沒對上焦」我師傅自信滿滿說「開玩笑,我們這個功力還看什麼對不對上焦」這段對話我印象很深刻,他告訴我的意思是功夫要練習,不是說我的老師驕傲自滿,而是給我們學生一個很強的信心在裡面。從這樣的老師身上才可以學到真的本事,但更重要的是得加上你自己要好學,要努力。


您對國際上和台灣的攝影市場有什麼區別的嗎 ?


其實還是不同觀念的問題,我剛才有提到,攝影被別人所認為就是複製很強,器材好,快門按下來的就是攝影。就像是街拍,以前日本有一個攝影師叫森山大道,他的個人風格很強烈,但是仔細推敲他的攝影技術有多好也不見得,我們要從整個寬廣的藝術體系裡來看,他的作品還是太侷限了。到了最後他為什麼能夠成為一代被人們所記得的攝影師,因為他最後有用心拍作品。現在大眾像森山大道這樣的攝影師有很多,可以把很普通尋常的東西拍得很獨特很有風格,都是器材、軟體的功勞。森山大道在那個時代,在那個沒有普及數位化的時代是真的有一定的水準,他是帶動了攝影中街拍領域的發展人。但是時代審美是不斷前進的、器材也是一代一代的更新,我們不能用這個時代的水準來評判森山大道那個時代的作品,這是完全不可取的。同樣我們自己內心也要有一個聲音「他不是最好的,我們可以有更多的突破,在各個方面。」日本人在業界很會行銷,歐美也是如此,但台灣不太擅長這方面。他們的攝影作品可以賣到很可觀的價格,台灣很大部分的觀念會把攝影還有藝術創作當作副業,是等到自己有錢再做的可有可無的興趣愛好。但在國外,不是這樣,攝影就是一個完整、專業產生視覺的流程。從畫面構圖、光線、物品擺放、人物姿態、畫幅大小考慮到觀眾與畫面的距離感、作品列印的材質、策展⋯⋯全部都是專業的人才能做的專業的事,不是說有個好相機就可以解決。我們再講的大一點,攝影甚至可以影響一代人,一個時代,一個國家的發展,整個世界藝術發展趨勢,也許世界上很多問題是用嘴巴解決不了的,這就要靠文化的交流。


中國風現在在世界中處在什麼樣的地位?


我直接問「中國文化有什麼特別?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中國是唯一一個沒有中斷過的文明古國,其他三個早已不在。近五千年來一直積累傳承下來的文化,它的體系非常龐大,拿我最熟悉的書畫來說,它有意境的唯美,一首王維的詩他可以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像中國書法日本人就不能寫出楷書這樣端正的字體,因為這個字體是我們具有民族特色且與生俱來融入中國人的血液中,我們每天早上醒來家裡就是、書裡就是,每天腦海中就是誰也拿不走學不會的,同樣的,我們東方也不可能畫贏西方的油畫,回到中國風上來,這個主題他一直被很多領域的人模仿,近幾年中國風在歐美甚至全世界都很流行,為什麼?就是因為他的傳承性,關於中國風的創作背後有文化含義,不是簡單的好看,要出來就是一套作品,不是你拍了幾張照片就說你的風格融合了東方美學。剛剛講到流行,流行不一定是好的,生活化常態化的才叫流行,大家看的太多了你如何脫穎而出讓別人叫好,這很難。所以對設計師或說攝影家,你不管追什麼風,波普風、歐洲風、復古風、中國風大前提都是自身技術要好,具備紮實的理論,有創意的概念,打鐵還需自身硬。


什麼樣的作品可以稱之為好作品?


首先就是視覺,一看上去有沒有讓人印象深刻,令人難忘的照片就叫好照片。這裡其實牽扯到很多視覺上的知識,像布列松那樣的精準而又細膩的構圖、視覺張力強不強,這個不是你買個廣角鏡頭或者貼著被拍攝物體按快門就可以輕鬆達到的;其次是,了解他的作品背後有沒有豐富的內涵,好的照片可以通過一張畫面表達、隱喻出他想講的事情和態度;接著有沒有引起觀眾共鳴,讓人看了可以化解憂愁或者開懷大笑甚至感動流淚。好的作品也是經得起時間的沉澱與推敲的,我有許多大學時期的作品現在再做展出依舊沒有落伍,中間時隔三十年了。


您對當下投身於攝影的新鮮人有什麼建議?


作為未來的攝影師,有一個正確的觀念,不要把自己放得太高,也不要小看攝影,他小到可以改變一個人,大到可以改變一個國家、改變一個時代。看你怎麼做,攝影有無窮的魅力和力量。我們要利用這個多元化的時代,發達的科技,便捷的網路,我們可以借助更好的設備來樹立自己的個人風格和自信。我們擁有越來越多的同時,也要更加努力,更要精進自己的技術,多看多聽多學,看看山外有山的山、人外有人的人。時代再怎麼變,攝影人不變的是自己的初心,追求美、追求精進、追求更高境界的初心,堅持才能成就永恆。


您如何看待自己和藝術創作的關係?


藝術創作有很多種不同手法嘛,有的人只會拍或者有的人只會畫,甚至再侷限一些的人只會拍攝黃昏、動物⋯⋯你練就的技能越多你的創作條件就越多,我剛剛講到流行的不是最好的,有的人看很多人都在拍晨昏他就去拍了一張彩霞滿天,就說那是最好的,那叫色溫蠻美的。所以我自己在創作過程中強調藝術和生命要契入,我和自己的作品在一起,不受外在影響過多。所以古人雲:「世事滄桑心事定,胸中海岳夢中飛」這也是我認為一個藝術創作者應該有的境界。


唐詩─「處處聞啼鳥」- 黃華安攝


海上花 - 黃華安作品


2013《東方無極》之《富春山居圖》系列(三) -相忘江湖WEB-黃華安攝

最近瀏覽新聞
新聞搜尋
  •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