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 手札部落格
http://www.photosharp.com.tw//Blog.aspx?MId=2129      
文章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鬼故事   (點閱1224077)
器材分類:BUFFALO / 電腦週邊 / 其它    日期:2008/2/10

地點:宿舍裡

人物:主角ˋ學長ˋ學弟......

大部分的人,聽到撲克牌和麻將這些遊戲,都難免想到賭博,玩家們鉤心鬥角,使詐術玩陰謀。
其實對當時的我們來說,撲克牌除了腦力較勁之外,它還有排解寂寞、增進感情的奇妙意義。
因為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會一邊玩牌,一邊聊天。
聊天的內容更是包羅萬象,例如我們宿舍教官又幹了什麼狗屎的事情,而學校裡面哪一個老師的八卦,甚至是偷偷交換一下考試的題目情報,或者是老師和教官們之間的緋聞……
有時候,我們也會聊家裡的瑣事,影藝界的八卦的新聞,還有政治的肥皂鬧劇,立法院又打了幾次架,這次無頭兇殺案的陰謀論……
當然,在深夜,有一種故事是最常被提起的。
它叫做「鬼故事」!
尤其在深夜的子時,當宿舍的大燈熄去,整條走廊陷入一片幽暗的朦朧中,只剩下走廊盡頭的廁所,飄著模糊不清的黃白廁所燈。
而我們幾個同學,全部擠在房間中的一個黑暗角落,只剩下一兩盞桌燈,將每個人的臉,都照映的模模糊糊,淒淒慘慘。
還有什麼比這個氣氛,這個情境,更適合說鬼故事的呢?
尤其是我們的宿舍,它擁有超過六十年的古老歷史,斑駁發霉的建築物,本身就具有某種陰森的氣質,而它漫長的歷史中,也的的確確發生過,一些不堪回憶的故事……和一些恐怖而哀傷的故事……
這些悲傷的故事在當時,是被校方給巧妙掩蓋住,或是隨著學生畢業後,給被逐漸沖淡,但是,真正神祕的部份,這些故事,卻以另一種方式被保存了下來,那就是「鬼故事」!
奇怪的是,似乎沒有人知道,每個鬼故事的起源,每個說故事的人的開頭,都是「我聽說……」,鬼故事彷彿是不斷流轉在宿舍中的惡魔細語,一屆傳一屆,從沒有在宿舍中消失過……沒有人知道,究竟是誰起的頭……
我們的宿舍中,最有名的鬼故事,叫做「發瘋的學長」。
故事內容大致是這樣的,因為我們的宿舍採用學長學弟的制度,就是「學長帶學弟」,每間房間都有一個學長,然後三個學弟,學弟們問題就跟學長詢問,而遇到委屈也由學長出面解決。
通常,學弟們是非常尊敬學長的,感情好一點的,甚至會以兄弟相稱,以後就算畢業了仍會保持連絡,但是,凡事必有例外,學長學弟的關係當然也是如此。
這個鬼故事的主角,發瘋的學長,就是一個不被學弟們尊敬的學長。
也許是因為這位學長本身個性內向沈默,也許是他剛好碰到了一群特別惡劣的學弟。
據說,這位學長被學弟們欺負的很慘。
學弟們拿十元叫這位學長去買飲料,而且一次買十罐,還要找二十元還給學弟。還有學弟強迫學長打掃寢室,叫學長替他們寫作業,或者是學弟們半夜打撲克牌,太過喧囂,完全不顧學長第二天的考試。
這位學長也曾經向自己的同學反應過,可惜這個學長的個性太內向,並沒有得到太多同學的認同,加上其他的學長認為,沒把學弟管好,是你自己的責任,沒道理請別人幫忙……
於是,這位學長只好把一肚子的苦水往肚子裡面吞,不斷的吞著、吞著,而有一天,震怒的火山終於爆發了。
這一天,學長躺在上鋪的床上,背著明天要考的數學公式,而底下又傳來學弟們發撲克牌吵鬧的聲音。
這位學長最近一連串事情不順,心情正差,聽到學弟們又沒日沒夜的打牌,火氣一來,忍不住低下頭,對學弟們惡言相向。
「喂!你們夠了沒?我明天還要考試欸!」
可是,不罵還好,這一罵,登時激怒了底下惡劣學弟們,學弟們不但不悔改,還回嘴罵道:「考試?誰鳥你!」「你在臭屁什麼啊?有種給我滾下床?」「對啊!有種下床單挑,不要去找教官哭訴!」
這位學長生性內向,怎麼罵的過三個牙尖嘴利的學弟,心中一悶,躺回床上,心中想到的是最近數學老是考不好,還有數學老師那張嫌惡的嘴臉……
可是,他沒想到,他才躺回去,突然一個黑色的物體從下方飛了上來,趴搭一聲,正好打中了他的嘴巴。
他吃了一驚,往臉上一抹,他看見了他手中那樣東西,竟然是他自己的拖鞋。
「學弟!你們不要太過……」這位學長真的生氣了,他臉上佈滿青筋,爬起來,就要和學弟們惡罵一頓,可是他的話才說到一半……
趴踏!
又是一隻拖鞋!對著他的臉直扔了過來!
「哈哈!正中紅心!」學弟們哈哈大笑,「這一球投的好,平常去電動玩具店練投球,沒有沒白練!」
這位學長氣的是臉上一陣發白,想找拖鞋丟回去,還沒來得及動手,卻見到一堆東西被學弟們丟了上來。
包括學長自己的書包,被學弟撕爛的國文課本,還有喝到一半的飲料,以及垃圾桶內的垃圾……
這一瞬間,這位學長所有的火氣,被學弟們硬是給逼了回去。
他嘴巴大張,不知道自己是該生氣?還是哭泣?他只覺得胸口突然好悶,好悶,一股氣卡在胸口,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學弟們丟垃圾丟夠了,再把學長罵了一頓,心情爽了,又打了幾局撲克牌的抽鬼,毫無顧忌的吵鬧到半夜三點多,才一個一個躺回床上睡覺。
就在學弟們的鼾聲此起彼落之際,黑暗中,這位的學長的眼睛卻睜的像是銅鈴一樣,睜得又大又圓,一閃一閃,吞吐著恨意的光芒。
他在回想,剛才每一幕畫面。
可惡!惡劣至極的學弟們,對我做的每件事,完全不知道要尊重我!我是學長欸!你他媽的!我比你們還早進這間學校!你們這些什麼都不懂得小毛頭!竟敢對我這樣不尊重!靠!
對了!明天要考的數學公式,我還沒背完!數學老師那張臉,每次發到我的考卷,就露出那種「沒救了」的死人表情!可惡!都是這些學弟害我沒辦法專心唸書!成績才會越來越糟!
可恨!想我國中的時候,還是全校前三名,本來來到這高中也可以拿前三名的!都是這群學弟人渣!害我成績一直退步!連班上前三十名都擠不進去!可惡!可恨!可恨!
恨!
好可恨!
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好可恨啊!
黑暗的宿舍中,沈睡的學弟們並不知道,在寢室一片均勻的呼吸聲中,夾著一個沈重的喘息聲……呼喝……呼喝……呼喝……
喘息聲越來越重,越來越急,彷彿是一隻受傷而出的猛獸,即將破籠而出……
突然,喘息聲停了。
一片無光的黑暗中,發出沈悶的「趴達、搭達」聲,是有人踩著木梯,從上鋪爬了下來。
聲音緩緩移動,移到了一個學弟的床前,明明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卻見到一雙明亮到駭人的眼睛,佈滿紅色血絲,惡狠狠凝視著床上的人……
他是學長,滿臉駭人殺氣的學長。
就在此刻,睡夢中的學弟,好像感應到了什麼,眼睛猛然睜開。
可是,映入他眼中的,卻是一揮而逝的銀色刀光,對著自己的肚子落了下去。
一把水果刀,舉起落下,一下接著一下、一下接著一下、血花跟著噴了出來,毫不留情搗爛了學弟的肚子。
這位學弟先是一陣驚愕。
然後,他發出聲嘶力竭,震動整棟宿舍的垂死尖叫。
可是,血漿四濺中,學長卻咧嘴笑了。
「哈哈,嘿嘿,知道怕了吧?」學長笑了,很歡暢的笑了,紅色的血流過他微翹的嘴角,「嘿嘿,知道要尊敬學長了吧?」
學長還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唇邊的血液。
劇痛中的學弟伸手亂抓,想用雙手阻止這個發瘋的學長,慌亂中沒抓到學長的手,卻抓到了床邊的撲克牌,五十三張撲克牌,染著血,噗一聲在房間中四散撒落。
在撲克牌緩緩散開的瞬間,學弟見到那把水果刀,穿過飛舞的撲克牌,對著自己的眼睛,狠狠剁了下來。
「啊~~~~」學弟發出臨死前的淒厲慘叫。
然後,學長發著嘿嘿的詭異笑聲,抬頭,尋找下一個學弟。
另一個學弟被尖叫聲驚醒,就看見了學長提著水果刀對自己撲了過來,那股瘋勁把學弟嚇傻了,竟然連逃都不知道要逃……
一把水果刀,往這個學弟的胸口直直插落,血噴滿了棉被。
沒想到一個人的血液竟然有這麼多?可以將整片棉被都染成了血紅,完全的血紅。
據說,當天晚上,總共死了兩個學弟,倖存的學弟雖然只受到輕傷,卻因為受到太大的驚嚇,聽說吃了一年的精神藥物,轉校到彰化的高中去了。
而最後,在血泊中,這位發瘋的學長也自殺了。
奇怪的是,他不是用刀子自殺的,身上找不到死因,卻已經橫躺在地上,但是真正讓後人感到恐怖的,卻是學長死前的笑容。
詭異,哀傷,歡樂,許多複雜又不相容的情緒,就像石膏凝固一樣,全都融合在他死前的臉上。
據說他死前的表情,就像……小丑?
而整間寢室,有如一片血的汪洋,汪洋中,五十餘張撲克牌,有如小船四散漂浮著。
教官後來派人清掃這間寢室,不知道為什麼,濺在牆上的大片血跡,卻怎麼也洗不掉。
迫不得已之下,教官只好叫人用報紙把牆壁上的血跡貼住,但是這間寢室從此之後,再也沒人敢住,後來成了宿舍專用的儲藏室,用來堆放雜物。
「後來啊……」說這個鬼故事的同學,名叫阿狗,總愛在這裡打住,吞了吞口水:「鬧鬼的傳說,也在第二年開始了……」
「怎麼個鬧鬼法?」這時候,我們這些聽鬼故事的人,早就抱著棉被瑟縮在一起……但是又捨不得把耳朵摀起來。
「你知道那間儲藏室嗎?應該就是在三樓中間那一間,你不會覺得很奇怪嗎?如果這個鬼故事是假的,為什麼學校會選一個這麼奇怪的地方作為儲藏室?儲藏室應該在走廊的最角落,而不是中間吧?」
「而且這間儲藏室特別的冷,就連七八月的夏天,只要一走進去,迎面而來的,就是一陣打從骨頭冷上來的寒顫……」
「那不叫做冷吧?叫做陰氣吧……」這時候,有一個同學接口說。
「沒錯。」阿狗說:「而且啊,住在那間儲藏室隔壁的同學,據說只要把耳朵往牆壁一靠,就會聽到……」
「聽到什麼?」
「嗚嗚嗚……嗚嗚………」阿狗做出哭泣的聲音,「聽到有人在哭。」
「哇!」聽到這裡,我們幾個同學,忍不住一起大叫起來。
「而且,我還知道一件沒有知道的事情。」阿狗把頭靠了過來,聲音放小,「這是祕密,學校特地封鎖的消息。」
「什麼消息?」我們為了聽清楚,忍不住也把頭靠了過去。
「剛剛不是有說到,兇殺現場上到處都是散落的撲克牌嗎?」阿狗說:「據說,後來警察把四散的撲克牌撿起來,隨手一算,他們很奇怪的發現,竟然少了一張牌。」
「少了一張牌?」我們面面相覷。
「只有五十二張牌而已,少了一張……小丑!」阿狗說著說著,臉色越來越難看,「還記得嗎?那群學弟正好在玩抽鬼的遊戲,所以裡面應該還有一張小丑才對!而那一張『鬼』卻失落在這一大片血跡中,怎麼樣也找不到了。」
「騙人!」我們一起大叫。
「這是真的!」阿狗嘿嘿冷笑,語氣卻是肯定的:「當時好多人都心裡發毛,想把小丑牌找出來,可是怎麼找,就是找不到!」
「你亂說!」這時候,另一個同學大華,比著阿狗,「誰會在兇案現場找撲克牌?還算有幾張?」
「對嘛!怎麼聽都知道是假的!」另一個同學也出聲反駁,「就算收撲克牌,也是馬上丟掉,誰還有閒工夫去算有幾張?」
「哼!你們不相信就算了!」阿狗有點生氣了,「不然為什麼那間寢室要當儲藏室?」
「我記得教官說過,因為那間寢室的正上方剛好是頂樓的排水水管,宿舍太過老舊,所以排水管會漏水,導致寢室常常會滴水,才把它封起來的……不是嗎?」大華冷笑兩聲。
「那為什麼一進去那間儲藏室……會特別冷?」阿狗聲音不禁弱了下來。
「心理作用吧!」大華說:「聽過這樣的鬼故事,誰不會怕怕的?然後全身發冷?」
「亂講!」阿狗越聽越怒,「這個鬼故事分明就是真的!」
「真的?」大華聲音也高了起來,「好,如果是真的!我問你,是誰告訴你的?」
「隔壁班的阿瓜!」阿狗的拳頭握了起來,他一直是一個很衝動的人。「阿瓜說這件事是真的!」
「隔壁的阿瓜?你有沒有問過,阿瓜從哪裡聽來的?」大華咄咄逼人。
「他,他說是他寢室的學長,小智說的!」阿狗答道。
「好,那小智是聽誰說的?」大華冷笑。
「小智是聽誰說的?」阿狗說,「我我我,我怎麼會知道?」
「哈哈,沒錯,我跟你講鬼故事就是這樣,每個人都是『聽說』、『聽說』,我就沒聽過一個真正遇過鬼的人!真好笑!」大華冷笑。「所以阿狗你根本就是騙人的!」
「不是騙人的!」阿狗大怒:「有種,我們去證明一次!」
「怎麼證明?」大華回嗆。
「去那間儲藏室!」阿狗大叫。
「好!誰怕你啊?」大華也動了肝火。「有種我們去那間儲藏室,然後打一場撲克牌!」
「好!誰怕誰,去就去!」阿狗大聲說道:「在場的每個人都一起去,去幫我和大華做一個見證!」
阿狗氣話說到這裡,突然噤聲了……因為他想到了,這個「實驗」的後果……很可能是……
而且,連我們幾個都一起被拖下水,眾人都不敢說話,只是呼吸逐漸沈重,瞪視著眼前的這兩個人。
「嗯……我們就約星期三晚上!」大華聲音微微顫抖,「在儲藏室打撲克牌,看誰沒種,敢落跑?」
我們幾個面面相覷,沒有人接話。
其實宿舍到底有沒有鬼故事?我們也不敢確定,因為聽說的很多,真正遇到的卻一個也沒有。
不過,話說回來,以我自己的經驗,的確有些神祕的地方,就像是我們在深夜玩撲克牌的時候。
當我們人數不足,只有三個人的時候,諸多的橋牌遊戲中,有一種玩法,叫做「三人橋」。
三人橋的玩法,簡略來說,就是把牌發成四份,三個人各拿一份之後,留下一份不動,然後,經過喊牌來選莊家,再由當莊家的那位同學,來操縱第四份無人的撲克牌。
可是,在我記憶中,卻常常出現一種情況,那就是當夜越來越深,那一份無人的「第四份撲克牌」,它的牌型卻越來越強,點數越來越大……甚至我們一掀開那一份牌,就會被裡面的四張A給狠狠嚇一大跳!
這時候我們通常會互看一眼,然後草草結束牌局,匆匆的回去睡覺。
當時的我們雖然膽大包天,可是,面對有些無法解釋的事情,還是心存畏懼,敬而遠之。
只是,如果在深夜儲藏室這樣的地方,來玩撲克牌,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我就不敢確定了。 (可怕ㄅ)

http://www.wretch.cc/blog/judy60086


內部引用此文章 》 外部引用網址: 由於外部引用的廣告太多,暫時關閉外部引用的功能 !!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應列表 ( 0 )
欲回應請先 登入

引用列表 ( 0 ) 為避免不當廣告,新的引用預設為隱藏,作者本人開啟後,其它網友才能看見。
  此文章未被引用

印象工場 攝影家手札 版權所有 © 2008 Photosharp Taiw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