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宇霖的部落格- 手札部落格
http://www.photosharp.com.tw//Blog.aspx?MId=85403      
文章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山履奇緣之一——夢裏尋它他千百度,雲海仙山入夢來,憶黃山(中)   (點閱1914648)
器材分類:Nikon 尼康 / 數位單眼 / D70s    日期:2011/2/9

           山履奇緣之一——夢裏尋它千百度,雲海仙山入夢來,憶黃山(中

 

 

(接上文)由於日本人和新疆人作息時間有三個小時的時差,四位日本老人很早就起床了。我在五點鐘時即被他們起身時高低床發出的吱吱呀呀聲叫醒。

 

我起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問侯老媽睡得怎樣,老媽趁唯一能聽懂漢語的日本老攝友出去後才對我說:她思考了一夜,決定即刻獨自徒步下山,前往風和日麗的西子湖畔等待我(黃山距杭州市約兩百公里左右)。我很驚訝她一夜之間改變了計畫,老媽說主要是為了不讓我在創作時為她分心。用她的話說此行是: 拍攝黃山為貴,安全次之,老媽為輕。 另外宿舍裏的高低鋪歷史太過悠久,一翻身時床板就往下掉木屑,恰巧下鋪的日本老人有張嘴打呼嚕的習慣,為了不使木屑掉入下鋪日本老人的嘴裏,老媽硬是忍著一夜未曾翻身。

   

考慮到杭州確實是一個適合老媽小住的度假休閒之地,於是我贊成了老媽的最新計畫。

      

    接下來我倆又討論了她如何下山的問題。我希望她坐纜車下山,因為從我們住的北海走下山還需要八九個小時,並且冬季寒冷路滑,下山的路途 95% 都是陡峭的臺階,石階上被冰雪覆蓋很容易滑倒。老媽則堅持認為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裏路 。在國畫般的景色中信步下黃山是她的夢想,我表示了支持她的夢想,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我要送她一程。

   

    随即她 收拾好兩個隨身的小包,帶了半塊饢和一瓶熱水做午餐,把剩下的 糧草 ”—— 十個油饢、幾包榨菜、幾個鹹鴨蛋都留給了我。在與日本老人告別時,當他們得知老媽是要在冰天雪地裏一路走下去時,表現出了敬佩的神情。在他們敬佩的目光中,我們倆開始了艱辛的下山旅程 ...... 
   

     從黃山後山北海到前後山交界處的光明頂,我們邊走邊拍地走了兩個多小時。雖然那天天氣時雪時陰的,但是在雲霧飄渺、行雲流水的變幻瞬間,閃現出的景致還是令人稱絕。山間的雲霧瞬息萬變,它的移動速度是我見過最快的雲霧。下麵這兩張片子的拍攝時間沒有超過半分鐘,云雾间卻已天壤之別。

 

 

 

 

 

      

 

 

       一月份是黃山降雪最多、最冷的季節。通往天都峰最險峻的石階路都被景區封閉了,以避免遊客滑倒出危險。黃山山上的石板路 90% 都是臺階,上面覆蓋著冰雪混合物非常滑,我幫老媽把提前準備好的防滑鏈套在她鞋子上,開始時她小心翼翼走的很慢,但就在我停停走走拍照時,老媽已經找到了下山的感覺越走越快,甚至把我甩在了後面。

 

 

 

 

     置身於這如詩如畫的精緻中我在想,如果不是因為黃山位於中國,如果不是因為黃山的位置又恰好位於中國南北冷暖氣流的交匯處;如果不是因為山岩被熱脹冷縮塑造成奇峰的同時,又非常容易的形成了雲海霧凇;如果不是因為黃山的一草一木既有北方的蒼勁又有南方的秀麗;如果不是因為山上的一石一路都可作國畫範本 ...... 真不知祖先的繪畫藝術如何才能創立並流傳至今。

  

       

       下面的景物令我始終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我好像在很多古人的大作裏常常看到這種國畫風格的樹木姿態,沒想到今日有緣在現實中得見。  

 

 

 

 

 

 

 

 

 

 

 

 

 

        我個人認為黃山的存在已經不止是中國繪畫藝術的載體了,它的影響之深遠早已波及到了中國文化的各個方面,飲食(徽菜),建築(徽派建築),園林(營造山石),戲曲(徽班),商業(徽商),甚至書法,下面的樹枝就如同宋徽宗的瘦金體書法一般 筆劃瘦硬 。宿命的是,他賜名了徽州,而後人又用 徽宗 來作為他的廟號。

 

 

 

 

 

        從光明頂到迎客松我們又走了兩個多小時,這一路的陡峭下坡不禁令我為返回時的一路上坡而感到擔心,因為我身上背了近 20 公斤重的三套器材 —— 座機、 120 相機、 還有一台數碼單反和三腳架。於是我請老媽自己下山多保重,我得掉頭往回走了。老媽祝我拍出好作品,說罷一步一步的下山而去,直到我目送出她很遠,她突然轉身做出了一個勝利的手勢與我告別 ......

 

 

 

      

 

    ...... 終於在七個小時後我收到了老媽從山下發來的短信: 我已順利到達景區門口,並坐上了最後一班車前往黃山市,勿念,注意安全。


   

   

   

 

     老媽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接下來我得面對自己怎麼走回去的問題了。

 

        為了減輕背包重量早晨我只帶了多半個饢當午餐,已經被我邊走邊啃的吃完了,並且消化的都差不多了。在這種情況下背著沉重的器材沒完沒了的上臺階 ...... 漸漸的我覺得我的腿肚子發軟 , 緊接著腸胃開始罷工,隨後手腳都開始罷工。我只好癱坐在臺階旁的垃圾桶上,打算和罷工的身體各部分器官談談復工的條件。

 

       就在此時救星現了 —— 正當我發愁時偶然間瞥見路旁的垃圾桶裏有很多零食,因為黃山上的食物超貴(一個茶葉蛋 15 ,一碗速食麵 30 ),所以一日遊的遊客們都選擇自帶午餐上山,等下山時閑累贅,就把吃不完的零食丟進垃圾桶。山上的環衛工人一天清理一次垃圾桶,再加上冬季的冷藏作用,並且很多零食的內包裝都沒有拆開,所以裏面的食物保證干净新鮮。

 

        一路上的垃圾桶就像一個個的小冰箱,為我補充了充足的能量爬山。在接下來的六天裏,派、巧克力、布丁、蛋糕、餅乾、麵包、鍋巴,等等等等,再加上我帶的饢和鹹菜,我的伙食非常豐盛。可以說黃山山頂的所有垃圾桶都為支援我拍攝,為改善我的伙食立下了汗馬功勞,在此向垃圾桶們深表感謝之情。至於飲水就更加方便了,黃山上為了預防火災,景區在所有山間流出清泉的石縫下方都修建了蓄水池,以防起火時取水滅火,這簡直比天然的礦泉水還甘冽清醇,我要做的就是把嘴沉浸在泉水裏大口大口的喝個痛快。

   

    直到現在回憶起這段經歷我都覺得非常有趣。當時口袋裏面是有吃喝的盤纏,但是用來買 15 塊錢一瓶的礦泉水和 30 塊錢一碗的速食麵實在不值,有一種被搶的感覺。好在黃山不止擁有仙境般的美景,還有好吃好喝乾淨清潔的免費食物,它是我拍攝過的名山大川最據人文關懷的一座仙山。

     

    在后面的五天裏我在山頂的生活非常規律,每天起床後即背著相機離開宿舍,刷牙、洗臉、上廁所、一日三餐都在戶外進行,直到天黑回宿舍上鋪睡覺。真沒想到小小的擁擠的臥室,卻無意中促進了我外出拍攝的勤奮。

   

    在這幾天的時間裏我每天都把黃山的前山、後山、北海、東海、天海、西海走個遍,尋找並思考著當雲海乍現時我的最佳拍攝機位。雖然每天回來都有腿快走斷的預感,但是收穫也頗豐,因为黃山即使在沒有雲海的山嵐下依舊充滿了傳神之韻,國畫之味。下圖為黃山北海風光。

  

 

 

 

 

 

 

 

        下圖為 黃山西海大峽穀風光。

 

 

 

 

 

 

 

 

 

 

 

 

    五天后,山上的攝友們都從氣象臺得知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今天的夜裏天氣將會趨於晴朗,明天日出極有可能出現今年的第一次黃山雲海日出奇觀!

   

    聽著隔壁宿舍攝友們的興奮討論,我又興奮又擔心,並開始失眠了。因為黃山道路狹窄險峻,一個拍攝點只能容納數人架腳架拍攝,如果去晚了沒有位置就只有看別人拍照的份了,這可是——“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此啊”,我得幾點起床才能趕在數十名影友的前面,佔據最佳的拍攝位置呢 ......

 

 

(待續      下)

本人長期從事職業攝影嚮導,歡迎登陸    www.photo617.com

 

內部引用此文章 》 外部引用網址: 由於外部引用的廣告太多,暫時關閉外部引用的功能 !!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應列表 ( 3 )
留言於2011/2/9 下午 06:22:36  
nice

joshcash 留言於2011/2/9 下午 09:08:30  
搶位如搶灘  視同作戰 ㄏㄏ

kenchu181 留言於2013/12/14 上午 10:09:31  
黃山探險記?Good...

欲回應請先 登入

引用列表 ( 0 ) 為避免不當廣告,新的引用預設為隱藏,作者本人開啟後,其它網友才能看見。
  此文章未被引用

印象工場 攝影家手札 版權所有 © 2008 Photosharp Taiw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