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論壇首頁
論壇主選單 > 手札哈拉區 > 魯獅札記--憶兒時,話童年
作者  
討論話題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2004/09/01 21:33
器材: 其他 其他
(A)魯獅札記--憶兒時,話童年
http://www.photosharp.com.tw/FORUM/ArticleList.aspx?ForumId=40&TopicId=74860


長青會的一首歌謠:
人生七十才開始
八十滿滿是
世間九十不稀奇
一百笑嘻嘻
六十歲是老小弟
五十是紅嬰
四十睏在搖籃裏
三十才出世

這麼說來,俺還只是個幼紅嬰耶!
那麼,笨魯獅所說的話,都屬"童言無忌"喔!

(B)魯獅札記--說現時,話當今
http://www.photosharp.com.tw/FORUM/ArticleList.aspx?ForumId=40&TopicId=74861


(C)魯獅札記-談旅遊,話攝影
http://www.photosharp.com.tw/FORUM/ArticleList.aspx?ForumId=40&TopicId=23412
魯獅的手機:0933838323;電子信箱:fm4715小獅尾yahoo.com.tw
推薦者: 孟博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41) 2007/07/26 20:04 


**登入後才可瀏覽圖片**

**登入後才可瀏覽圖片**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42) 2007/07/27 22:45 
(A-134)蓮子

50多年前,我們上小學途中總會邀約幾位同學一起繞道去乾掉的荷田撿蓮子,都是用鐵鎚或石頭敲破蓮子的外殼,挑蓮子肉(果)吃的,香香脆脆的可口得很。

現在從台北迪化街中藥行或雜貨店買回來剝過皮的蓮子根本不能生吃,味道不好。

倒是30多年前退伍後去撿回來放到現在還可以孵苗的蓮子,偶爾敲破幾顆來回味一下童年的記憶,蓮子肉仍然,一樣的香,一樣的脆,一樣的可口。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43) 2007/08/06 23:52 
(A-135) 拾穗與脫穀

40年代的農村,還是純人力時代,那時候農夫們最大的幫手就是牛了。無論耕田、整地、收獲、馱運,都是倚靠獸力幫忙,有些地方連灌溉都是靠牛來拉水車的。

插秧、除草、收割稻穀,農夫農婦們一字列隊排開的兩手忙著。幫不上忙的老弱幼童,就在大伙兒收割後的稻田裏撿拾遺落的稻穗。

那時候收割的農人,要把稻穀從稻梗上脫下來,就是用一個很大的圓型木桶,上頭放一個梯狀的鐵架,把稻穗往上頭猛摔,稻子就掉進圓型木桶,把稻子裝滿麻袋後,用人力背負到獸力車上,載運回晒穀場。

那時候的晒穀場,通常是住家門前的庭院,有些則晒在馬路上,有的是把先割完稻子的稻田,整平壓硬後當晒穀場。

那個脫稻穀的圓型大木桶,是用一根很粗的木擔,由兩位壯漢挑著上下田的。下工後就放在晒穀場的周邊,某回我在地上找尋花草,猛一抬頭剛好撞上那根突出的木擔,小魯獅整個人差點兒昏了過去,眼前直冒金星,大約3個鐘頭後,兩個眼睛才能把東西看成一個,受傷的鼻樑一直到現在都還摸得到凹陷處。

拾穗回家後,就把畚箕翻過來,利用竹片編織的粗糙面來脫稻穀的。

後來脫穀改為機械化,使用一個方型的鐵箱子,上頭圍上紗網,裏頭放一個圓型木製滾輪,上頭嵌入倒V型鐵絲,以上下腳踏板方式,利用腳力來驅動圓型木製滾輪轉動,稻穗放置其上,倒V型鐵絲就把稻穀從稻桿上脫了下來。農人是一腳站著,一腳來踩踏板的,同時可以兩個人一起工作。當時魯獅正巧13虛歲,奉父命參與收割稻子,因不諳要領,第一把稻穗沒用手抓緊,被整把拉進脫穀機裏。

後來腳踏脫穀機的圓型木製滾輪改為引擎驅動,省了很多力氣;如今農機發達,收割、脫穀、切稻草一氣喝成,不但替代了絕大部份人力,工作效率提高,也縮短了很多收割稻子的時間。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44) 2007/08/07 00:14 
脫穀機

**登入後才可瀏覽圖片**

**登入後才可瀏覽圖片**

**登入後才可瀏覽圖片**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45) 2007/09/10 10:29 
(A-136)鄉下遊民

50多年前,在我們家鄉,有一位遊民。大家都叫他豬頭通(台語發音,可能鋤頭通才對),但他不喜歡人家這樣叫他,因為豬頭(或鋤頭)是他爸爸的名字。

他晚上就睡在村子西邊,背向馬路,門向大排水溝邊榕樹下的土地公廟裏,土地公廟每天早(約8點以後)晚(約5點以前)會有村民輪流前往燒香,但通常都不會碰到他。他起床後會把草蓆棉被收起堆在廟內角落邊。

因為土地公廟門不向著馬路,也就不太影響觀瞻了,路過的人或村民除非輪到要燒香,很少會進入這小土地公廟裏拜拜的。

土地公廟就在我們家後面那條馬路上,無論寒暑,經常都會看到他穿著那套看來很久沒洗過的藍黑色的長袖長褲裝。很少看到他與村民交談,如果他在村民家附近徘徊,表示他肚子餓了,要向人家討飯,但他卻羞於開口向人家乞討,知道他個性的村民,就會主動用一個大碗公,盛了飯菜拿給他吃,吃完飯後,他會把大碗公還給人家,通常是直接放在人家的廚房或門邊,卻從來不會直接拿給村民或向人家道一聲謝。我就親眼看過母親和雜貨店老闆娘伯母曾經多次送給他飯菜吃。

他很年輕(約20來歲而已)身材高大壯碩,力氣很大,卻不找正事做,聽說是太懶惰才會被家人趕出門的,平常以挖掘附近農田的地瓜和吃甘蔗渡日。這是經多位村民證實的,但他吃多少才挖多少,事後會把土嚷堆回去。

村裏有喜喪時,他就會過去幫忙,喜慶拜拜他當然是幫忙消耗食物囉!喪事嘛!如果死的是小孩子,他會帶著畚箕鋤頭幫忙把童屍帶往山頭埋葬,喪家通常不會過問他把孩子埋在哪裡?或如何處理?若死的是會作喪事處理(作師公)的大人,他則加入抬棺的行列;當然同樣都會獲得一個紅包和大吃個1~2頓飯。

多年後,那土地公廟改建,遷移到馬路對面,同樣面向南邊,從此廟門對著馬路,來往人們會進去拜拜,裏頭已看不到豬頭通睡覺的寢具。當完兵後我到北部工作,偶爾回鄉下,還會碰見同樣那身打扮,但背已經微駝的他。

50年後的最近回南部,已經不在那條馬路上見過他的蹤影了。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46) 2007/09/23 21:44 
(A-137)鍋粑(鼎皮),好吃耶!

以前用生鐵鍋煮飯,鍋底都會留下一些黏著半燒焦的飯,灑點兒鹽巴,香香翠翠的很好吃。

但煮飯的通常是剩沒幾顆牙齒的老阿嬤,咬不動它,把白飯盛到木飯盆後,通常都會放進一瓢水,等軟化了後,用竹刷子刷下來放進餿水桶裏餵豬。

咱們這些牙硬的孫輩們,常常會要求阿嬤用鍋鏟把它整張刮下來,連菜都不用配,就吃飽一頓飯了。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47) 2007/11/12 22:59 
(A-138)總有熬出頭的那一天(一)農夫

雖然出生在小康的農家,但卻沒有如隔壁鄰居小孩們那般悠閒,幫打草繩、草袋的爺爺撿拾掉落地面上的稻草桿,摘土豆(花生),剝土豆殼(花生殼),清掃牛舍、雞屋、鵝圈、鴨寮,經常在深更半夜睡得正甜時,被吵醒起來搶收淋雨的稻穀,第二天出太陽又得拿開塑膠布再度曝晒…….

13歲上了初中,就得開始到田裏幫忙農事,插秧、施肥、噴灑農藥、除草、割稻、收成地瓜……..

在密不通風的甘蔗田裏施肥和拔甘蔗葉(防止躲蟲),不但悶熱,還經常被甘蔗葉割傷,流下的含鹽分汗水讓傷口更加疼痛。

田埂除草時因打草驚蛇,常會被爬出老鼠洞的長蛇嚇到或用鋤頭把牠劈成兩半。

種田最苦的差事是跪在水稻田裏除草了;冬天,天還沒亮,就要穿著腳套跪在冷冰冰的田裏用兩手拔除雜草然後塞進土坑裏,小黑蚊不時往臉上、脖子叮咬,因為除草的關係,田裏不能有太多的水,用沾滿烏泥的手抓癢,讓自己都快變成小泥人囉!土蟲往褲套裏躦,然後咬上一口,會讓人痛好一陣子的。夏天,上頭太陽晒,跪在水溫高的稻田裏,不時有汗水流進眼睛裏,不小心還會被稻葉刺得兩眼紅腫酸痛。

明明已經快要結穗的稻子,忽然一陣強風或颱風,就會結出一大半空包彈的稻穀。

剛灑完農藥或施了肥,一陣大雨就前功盡棄囉!

看到結實累累金黃稻田讓人滿心歡喜,誰知大雨不停,稻桿橫倒滿地,還沒收割稻穀就因泡水而發芽了。不知能不能拿來當發芽米賣?

就是收割了在晒穀場曝曬,一陣大雨來臨,在農田裏忙著還來不及回家搶收,已經有大半稻穀隨著雨水流到水溝漫游向大溪裏了。

正當年少魯獅18歲那年,帶著輕裝,隻身搭上普通列車北上唸書,終於揮別種田的苦差事。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48) 2007/12/11 22:43 
(A-139)總有熬出頭的那一天(二)顧田水

雲嘉南平原雖然有濁水溪、虎尾溪、八掌溪、曾文溪等等溪流的滋潤,但其間的很多農田,還是無法享受水利局供應的灌溉用水,我們家的大部份農地還是得自鑿地下井灌溉或取用附近排水溝的溢流。

4~50年代那時候田間還是少有抽水馬達的工寮,靠的是柴油引擎抽水機的幫浦。地下井或排水溝的水位經常會因過渡抽用而中斷供水,為了避免空抽浪費柴油或燒壞幫浦,在抽水期間得經常巡視以應付斷水處理。

白天大多由家父擔負,晚間則由膽大的小魯獅負責。年紀小小的魯獅因此自小就從老爸那兒學得簡易修理引擎的技巧。下午放學回家後就到田裡換老爸的班。在農田裏找一個比較高聳的地面鋪上稻草,再蓋以一條被單就是一個舒適的床舖了,拿4根竹支插在地面,上頭綁上塑膠布防止露水侵襲,一個晚上得不時地睜開眼睛看那幫浦的出水口是否有白色的反光。

晚餐時刻,老媽總會提著一個飯壺,底下放著我最愛吃的麻油龍眼乾荷包雞蛋湯,中間放著白米飯,最上層是蔥爆五花肉和燙青菜,讓成長中的小魯獅飽餐一頓,留下一串香蕉好在晚上當宵夜吃。

夏天野外打天舖比在屋子裏睡覺涼快多了,上大小號更是方便得很;只有在斷水的情況下才需要到引擎那兒處理,加油都是在天黑以前就完成了,偶爾會因為貪睡,讓引擎空轉大半個晚上,隔天老爸來換班讓我上學時,檢視灌溉面積大小就知道我是否偷懶了。

夜裏經常是晴空萬里沒有一絲雲朵,附近又沒有任何住家的光害,數著流星數目是唯一的消遣,當時市面上還沒有電晶體收音機好讓我解悶,蟋蟀野蟲的叫聲有時會吵得叫人受不了。

多年後台灣電力開始發達,在幾塊農地間就可以看到一間磚造小工寮,裏頭是一個單人床舖,一個抽水馬達和一個維修工具箱,從此就不必在冬天忍受寒風的吹襲和夏天西北雨的蹂躪了。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49) 2007/12/14 11:47 
(A-140) 我的第一台YAMAHA50CC機車

第一次騎野馬50機車是民國58年的事,那是接手我老哥換了速客達新型機車後的第N手車,因為老哥也是買人家二手的。

那時候在大台北地區幫人家修理家電,就都是靠它上山下海的,那時候除了引擎無法自己修以外,其它的零組件都是自己到機材行買來換的,包括引擎上蓋。

因為沒有像現在速客達這種塑膠外殼的保護,只要碰到下大雨,就很容易因化油器裏頭積水而熄火,就得把機車牽到人家的騎樓下拆掉4根化油器的螺絲後把裏頭的油水全部漏掉再裝回去就又可發動了。

但雨實在下得太大了,每騎幾公里就得停下來清化油器實在好麻煩,就索性牽著它走路回家囉!某回晚上9點從汐止一路牽著它走,回到板橋時已經深夜1點多了。

因為外修家電都得提一個工具箱,把它綁在後座上,經過顛簸的路面,就會上下振動,久而久之就把機車後半段給震斷了,於是到五金行買來角鋼,將機身鐵殼鑽洞固定之,這時才發現,原來機車內部是空心的,於是把裏頭的電池室清空,把平常得另外裝一個包包的修電視零組件全塞了進去,因為一個工具箱能裝的實在有限,而當時真空管時代的電子零件都是超大的。

機車內殼零件室可以放進高壓返馳變壓器、聲音輸出變壓器、CRT的偏向線圈、高壓輸出真空管、小喇叭、高功率電阻、大容量電容器、、、、等等一堆工具箱放不下的大零件和備份零組件及修車工具。

後來連機車座墊都破了,就去買一條小草席給它綁上去。

後來參加考試院的電信特考,任了公職。當時電視節目只有中午一個多小時和晚上6點以後才有,星期六下午和周日都有電視節目,剛剛好都是我的下班時間,因此修理家電變成了我的副業。

有了錢後,就去買一台二手的野馬100cc機車代步,把這加了角鋼披了草席的舊車丟在公司樓梯底下。

某回一位騎光陽100CC機車的同事說我怎麼不把那台破車丟了,我說還能騎為什麼要丟?他說都放那麼久了,能發動才怪,於是跟我打賭說如果踩10下以內能發動,輸我10個便當,如果踩不發動我就輸給他3個便當,於是在眾人的面前只踩了第3下就發動了,但是……..

我們主管聽到樓下員工喧嘩鼓掌聲,就下來一探究竟,知道原因後就說:盧師呀!既然已經牽出來了,就順手騎到電信廢料場處理掉吧!

贏了十個便當雖然高興,卻要和跟了我數載一起共患難的老爺機車說拜拜,不免叫人鼻酸呀!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50) 2007/12/14 12:44 
(A-141)古早時候的開檔褲

就是一種給已經學會走路寶寶穿的褲子,前面不裝拉鍊也不縫釦子,就在前面小雞雞和後面屁屁的部位各留有大洞洞,當尿急或便急時就站著或蹲下直接拉屎或拉便,完全不會沾到褲子。

雖然小時候經常看到鄰居小朋友們穿,但我家就是沒有這種褲子好穿,那時候還真羨慕他們有這種涼快又方便的褲子穿呢?

現在市面上還有賣這種開檔褲的兒童服飾店呢。

媽媽們為了省卻幫孩子們脫褲子便便、換尿布和洗衣服的麻煩,還忍心在這種寒冷天候下讓寶寶們穿這種清涼秀的褲子,真是@#$%^&*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51) 2008/06/26 13:09 
(A-142)台灣產業的一窩蜂現象

在台灣,任何產業都一樣,只要是賺錢的,大家就一窩蜂跟著做。

記得50多年前農業社會時代,大家都只種水稻(稻米)和甘署(地瓜,蕃薯),那時候只知道種在來米,收成大約只有30~40割(就是以面積計算,幾分地收成幾百斤稻米來算,就是30~40%),因家父是農會的幹事,資訊稍微靈通一些,就先嘗試種植農業試驗所提供的幾號蓬萊米,結果收成提高到70~80割,隔壁鄰居就跟著全面改種蓬萊米,後來又引進化學肥料和農藥,到後來稻米的收成率都提高到120割以上。

某回有工廠來推銷種植蘆筍做罐頭的原料,保證收購價格,比起種植水稻獲利高上好幾倍,結果大家一窩蜂全面改種蘆筍,沒幾年,價格滑落,很多蘆筍園不是任其荒廢就是改回種地瓜或水稻。

更慘的是養豬,以前鄉下農村幾乎是5戶人家就有一戶養豬當副業,但養的頭數都不多,除了自家的餿水和向鄰居索取餿水廚餘之外,甘藷簽和地瓜葉,休耕農田摘回來的野菜也就足夠餵養了,因此把豬隻養大了或多或少都能賺一點兒工錢;某年電動屠宰場來推銷,也是保證頭數和收購價格,那些養豬戶算一算養豬比種田還好,就一窩蜂的把農地改建成養豬場。

原本種植水稻改種蘆筍,最多只損失1~2年的收成而已,但養豬是把稻田改建為豬舍,非但要花建材費和工錢,也至少1年沒有收成,還得等豬隻長大。原本的豬食取自自家,大量養殖就得購買飼料,以前是自己的仔豬沒啥問題,如今得向別人買仔豬,而大量仔豬就有互相傳染疾病的問題,又得買抗生素和請獸醫來看病。

也許有幾家最先企業化的豬農剛開始的確賺了錢,但後來豬隻養殖過剩,市場消化不了,肉價一落千丈,別說一整年賺不到一毛錢,投資下去的豬舍,仔豬,飼料費的貸款都沒能力償還,眼看多年來的積蓄全部虧空,稻田變成了水泥地想回頭種水稻也沒辦法了,只能任其閒置。

後來又掀起養蛋雞和肉雞的風潮,結果也沒啥兩樣。

現在大部份鄉下農民,養豬個別戶幾乎沒有了,只剩客家鄉親為了每年的客家義民節的神豬比賽和拜拜需要,才養了少數幾頭而已,市場的豬肉,幾乎都是台糖,企業化養豬場提供的肉品了。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52) 2010/06/14 12:46 
(A-143)電的第一堂課-並聯電源線

小時候,鄉下還沒有電力供應,夜晚照明就點蠟燭或棉線燈芯的小玻璃瓶煤油燈,亮度比現在雞心型2燭光小燈炮還要暗。

40年代初期,台電公司開始提供鄉村電力,但沒有使用電錶量計用電度數,因此是以60W單盞燈泡計費的,申請1盞燈,1個月就固定繳多少電費,2盞燈,費用就加倍,以此類推。

當然,申請一盞燈,就不能另外拉線點第二盞燈,也不能為了晚上不要過亮在旁邊加一小燈泡作切換,當時也沒有家電用品,也無需加裝插座。

我老爸就在正方型格局的屋頂下方牆壁,切割了一個凹洞,60W燈泡就裝在那兒,到了傍晚,電力公司一送電,四個房間就都有燈光照明了。

因為臥房隔有一層樓閣,燈光照不太到,但晚上睡覺燈光太亮反而會睡不著覺,把房間門打開,從客廳白石灰牆壁反射過來的微光和樓閣前方沒有密閉的隔間提供光線剛剛好睡覺,夜晚起來如廁也不會看不到路。

等我上小學時,已經裝設電錶,家電用品也開始可以買到,我老爸就在閣樓書房兼臥室的木柱上裝了一個3組插孔的陶瓷插座,用來插書桌檯燈和電風扇。

國校一年級寒假,么叔春節放假返家,送了一台黑膠唱盤收音機給咱們兄弟,那台是併裝的電器,唱盤一條電源線,收音機又是一條電源線,就把2個插頭插在3組插孔的陶瓷插座上,另一個插座插檯燈。

到了夏天,才發覺少了一個插孔插電風扇,大家想不到解決的辦法,只好放棄聽唱片了。

某日,幼魯獅就想,不如把2個插頭同時插在一個插孔,雖然可行,但硬插上去有時會自己掉下來,於是我就把2條電源線的塑膠外皮用火柴燒掉一些,然後纏繞在一起,再黏上電火布,從此只要插上插頭,唱盤和收音機就可同時使用了,么叔直誇幼魯獅真正巧智。

但問題是,有時會不小心被唱盤中心那個支撐黑膠唱片的鐵柱電到,後來發現,只要把插頭換個方向插就不會電人了。

上了初中學到一些電的基本常識以後,家裏增設電燈、開關、插座,從此由老爸交棒給幼魯獅一手包辦。

北上工作某日返鄉,發現閣樓上那個久無使用的3組插孔陶瓷插座鬆脫得無法插上插頭,拆開來發現,以前的插座銅片沒有補助彈簧,固定螺絲沒有彈簧墊片,時間一久,因自然震動而逐漸鬆脫。
魯獅相簿
魯獅修改於2010年06月14日12:50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53) 2010/06/20 12:34 
(A-144)有線電與無線電的疑問?

自從鄉下開始以電錶計算電費以後,家電用品逐漸充斥市面;我家第一台家電是綠色的大同牌鐵葉片電風扇。第二台家電是收音機。

當時以為,只要是插電使用的電器用品就是有線電,那台收音機就是。

就讀國校1年級時,爸媽帶著我們三兄弟到提供水力發電的日月潭旅遊,這時,我腦中開始有個大問號?

我們是從民雄車站坐北上的火車到台中火車站,然後轉乘汽車到日月潭的,這是家裏那台收音機的電力來源;而經常收聽的廣播節目公益電台是要坐南下的火車到嘉義車站才會到,這樣的話,一南一北的,公益電台的廣播節目是如何傳送到我們家收音機的呢?那時候就是以有線電傳輸的方式思考的。

那時候根本沒去想到,收音機還要在屋頂上裝一個蜘蛛網型的天線就是用來擷取無線訊號的。

當時村子裏就只有村長家和我家有買收音機而已,村長家的收音機天線是蜘蛛網型的,我爸是在屋後打一根銅棒到地底下以收音機到地棒間的裸銅線當天線的,後來我么叔送我們的收音機,我是利用掛蚊帳四周的鐵線當天線的,都是調幅收音機而已。

donben


網路會員

154) 2010/07/30 15:30 
- 本回應已被管理員鎖定 -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55) 2010/08/19 20:04 
(A-145) 耳疾陪伴了我大半生的歲月了

魯獅自小就是個典型的聽障者,最近準備去申請一本殘障手冊,聽說有了這本冊子,到醫院看病連掛號費都免了,外拍停車也方便些。

小時候因為重聽,老爸總認為是過多耳屎造成的,因此三天兩頭的就拿耳扒子幫我掏耳朵,就沒看他幫我兄弟掏過耳朵,鄰居們都說三兄弟中老爸最疼我了,這是真的嗎?

冬天,老爸總愛在有陽光的大稻裎旁拿張椅子坐著,要我躺在他的腿上給我掏耳朵,那時總有許多鄰居小朋友在那兒玩球,不知幾多次了,球碰到老爸的手,鐵製耳扒子就往我中耳戳了進去,痛是一回事,偶爾幾次還流血不少。

從此,只要有感冒,最先發病的就是兩個耳朵流濃不止,最讓我受不了的是早上朝會參加升旗典禮,大家都不敢動,可那濃水在耳朵裏頭流出來,又癢又難受的,然後滴在學校白色制服的肩上。

雖然在班上我算是長得比較高的,卻因為重聽和近視的關係,老師安排我坐在第二排椅子。

小時候因為深受耳疾之苦,我的三個小孩我都沒敢幫他們掏耳朵。

長大以後北上打工唸書,一直到考上公職,雖然沒有感冒就流濃的問題發生,但重聽問題仍舊存在,只要是沒使用麥克風的訓練課程,我一律拒絕參加,因為根本聽不清楚老師在講些甚麼。參加主管會議,只要是沒有麥克風的會議,我是整場當個啞巴無法參與討論發言的份。

20多年前老婆病了,我是經常3~5天1個禮拜的都沒辦法好好的睡上一覺,終於,我的耳疾嚴重復發,每天耳朵流濃不止,看耳科醫師都會沾雙氧水的棉花棒給我消毒和清潔,我就自個兒買了棉花棒和雙氧水自己處理了;心想,棉花棒小小一支消毒太慢了,就給它直接一次倒進一些雙氧水到耳朵裏,浸泡個半小時再倒出來;結果,不到1個月後,我的左眼晚上睡覺無法閉合,嘴巴無法咬合,喝水會從嘴唇縫流出來,最後會抽痛到晚上無法睡覺。

經醫師檢查,藥物損傷到顏面的三叉神經,只能開給顛通藥品止痛,自行復健即可。耳朵部份有嚴重慢性中耳炎並長有膽酯瘤(又稱珍珠瘤),等顏面神經好轉後再開刀。

經請教公司同樣耳朵開過刀的兩位主管,手術後耳朵幾乎完全聽不見了,那時我得選擇讓耳朵繼續流濃也許將來會侵蝕到腦部的危險或開刀兩耳全聾的後遺症問題。

最後我選擇了先後兩耳都開刀,萬一兩耳全聾,也省得常常得聽老婆的嘮嘮叨叨。

天公疼憨人,手術後兩耳重聽似乎反而改善了一些,老婆陪我到博愛路醫療器材行買了一付助聽器,只是實在很不習慣,戴沒有幾次以後就冰凍起來了,早知道有這東西,公職上班時就買了,參加會議也就不必當啞巴了。

醫師交待每個月都要到醫院複診,檢查恢復情形,並告訴我傷口沒有縫合,方便清理污垢。

剛開始去了幾個月複診,後來就沒再去了,20年後的最近幾年,耳朵流濃問題非常嚴重,不需要感冒,幾乎天天流濃;偶爾去看耳科,清理掉污垢,點點耳藥水,流濃問題就OK了,但只要太疲勞,睡眠不好或感冒,就又復發。

從耳後開刀痕都會流出乾掉的濃液,耳道和開刀傷口,每天都要花掉10幾30多支棉花棒去清理濃水,常常還會掏出一大團污垢。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56) 2011/11/19 23:52 
(A-146)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個問題,早就解了吧!

有人說:先有蛋才會有雞,但沒有雞怎麼生蛋呢?

其實這個問題再簡單不過了,早在60多年前的生物課討論小魯獅就提出解答了。
當時生物老師問大家:各位同學,你們認為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甲生答:上帝說:宇宙萬物都是我創造出來的,所以你們都是我的兒子,雞當然也不例外囉!也就是說,上帝先創造了一隻公雞和一隻母雞,然後蛇引誘公雞和母雞偷嚐禁果,然後就生出雞蛋來了,所以說是先有雞才有蛋的。

乙生答:不對!不對!應該是先有蛋才有雞的,而且是我親眼目睹的。

老師問:同學,你是怎麼親眼目睹的?

乙生答:本來我家是沒有養雞的,但有一天,我偷偷的把廚房的3顆蛋放進鴨子抱卵的窩裏,20幾天以後,就孵出一群黃毛丫頭來了,大部份的黃毛丫頭都是扁嘴巴的,其中有3隻是尖嘴巴的,長大後那3隻尖嘴巴的都變成雞了,因此是先有蛋才有雞的。

小魯獅答:根據老師說的,2種不同外型的生物,經交尾配種後可能生出和原來2種生物外型都不一樣的生物來,也許原本地球上沒有外型像雞的生物,假設有一隻鳳凰鳥,看上了一隻威鵲,結果產下了一窩愛情結晶的蛋,孵出來的寶寶不像鳳凰鳥也不像威鵲,人們就叫牠們[雞],因此是先有蛋才有雞的。

大家以為如何呢?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57) 2012/03/15 19:47 
(A-147)苗栗歌林服務站當班

那時(民國58年),魯獅是歌林公司的外勤技術服務員,苗栗服務站有位同事調回台北總公司受訓,公司派魯獅去臨時補他的空缺,在苗栗地區維修哥倫比亞黑白真空管電視,那天晚餐在卓蘭吃完鵝肉配飯,就騎著野狼100準備回苗栗市為公路,天黑後分不清東南西北而迷了路,走在碎石路上竟然又破了胎,就在完全沒有路燈且幾乎沒有路過的車子和行人下摸黑花了1個多鐘頭走到東勢鎮,才到機車行補了胎,然後走117縣道(今13號省道)返回苗栗市為公路的服務站。

當時在苗栗山區幾乎都是客家人,到人家家裏修電視,因為白天大都只有老人在家,他們不懂國、台語,而我又不懂客家話,只好把自己當啞巴用手勢和老人家溝通。服務站接電話的女服務員雖然不是客家人,但在南苗長大的,講得一口流利客家話,都會幫我把電視故障情形詳細問過紀錄下來。

1個多月的客家生活,也讓我學了好幾句客家話,最難忘的除了卓蘭吃過鵝肉後在漆黑的碎石山路牽著破胎的野狼機車走好久之外,就是到公館出磺坑的中油宿舍修理電視,我把機車停放路邊,帶著工具箱往上爬得滿身大汗的,纜車司機路過才停下來讓我搭上纜車到中油員工宿舍。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58) 2013/12/20 14:17 
(A-148)50多年前右手腕的傷痕
 
幼時的魯獅,總是精力充沛閒不下來,經常到村子裏的民雄農校撿拾垃圾堆裏破碎玻璃窗碎片換麥芽糖吃。
 
當時除了撿玻璃碎片,玻璃瓶罐,也撿拾錫質(或鋁質)牙膏空瓶跟買破銅爛鐵的回收商換麥芽糖吃。
 
某回用魚罐頭鐵罐裝著玻璃碎片,正要出門換麥芽糖去,忽然聽得鑼鼓聲響和鞭炮聲,應該是迎娶四姑的花轎來到,急忙出門,一時疏忽沒跨過門檻,摔了個跟斗,玻璃碎片刺傷了右手腕,雖然血流如注,還是興高采烈的到公廳廟裎去湊熱鬧。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59) 2014/08/29 12:52 
更正資料

(A-039)鴨母坔庄

魯獅的家鄉,在諸羅山(嘉義縣),打貓街(民雄鄉)的一個名叫鴨母坔(文隆村)的田庄。

大陸的故鄉,原籍:福建省漳州府平和縣湳仔家庄,古時候,養鴨人家何其多,祖先移民台灣後,仍以養鴨為業。湳仔即坔,養生蛋鴨(母鴨即台語鴨母)的村庄,故名鴨母坔庄。

坔(湳仔)字詳解:您想想,河池子裏養的盡是些生蛋鴨,水面游,土裏踩,泥巴會成個啥麼個樣?

當然軟軟好似那沼澤地。一踩包您鞋陷爛泥裏。

魯獅

部落格(8)
論壇版主

160) 2014/09/02 10:41 
(A-149)第一次遊日月潭

第一次去日月潭,已經是大約60年前的事了。

那是老爸帶著我們全家大小出去旅遊,先從嘉義民雄搭火車到台中,再轉搭公車到日月潭。在台中客運站,向一位美女小販買了一籃碩大漂亮的橘子想在車上解渴,結果沒有一個吃得下的,都是外胖內乾的椪柑,沒有一點橘汁。

在日月潭,還坐遊艇到光華島/拉魯島,在部落裡和穿著邵族傳統服飾的原住民一起合照,我們也拍了一張全家福照,都是當地的相館業者拍的,先付錢,相館再把照片寄到家裡,當時不知是鏡頭解析力不夠還是放相技術的問題,洗出來的黑白照片和底片是一樣大小。

最近20多年間,去過日月潭無數次,都是自己開車去,從來不搭遊艇,也不會想和穿著邵族傳統服飾的原住民一起合照,幾乎清一色都是只拍風景照而已,和更早以前拿雙眼相機,照片裡都會有人完全不同調。
回上一層 第一頁   上一頁   第8頁 / 共9頁 到第 頁   下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手札小舖熱門商品
今年VIP會員招募-超大無敵1.5G相簿再加贈好禮!
【台灣私房景點全集】共5冊,合購73折再贈進口黑卡
【我的夢幻人像鏡】2013最新增訂版!
【Nikon DX 達人聖經】手札聖經系列重出江湖!
【駕馭數位單眼相機】貫通攝影的最佳教本!
攝影家手札數位影像坊DV哈燒網KeyBuy藝廊論壇相機挖挖挖沖印文字廣告圖片廣告刊登廣告
服務信箱:10099台北郵局第 22183 號信箱 │ 會員服務部:02-85215082(上班時間早上9點~下午6點) │ 廣告專線:0937-887229 │ 傳真:02-85215083 │ 總瀏覽962984166人 │ 線上1575人
攝影家手札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2017 PhotoSharp All Rights Reserved. 非經許可,請勿任意轉載、出版本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