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宇霖的部落格- 手札部落格
http://www.photosharp.com.tw//Blog.aspx?MId=85403      
文章內容
上一篇   下一篇
嚴寒伴我童話行---記2011年1月新疆喀納斯攝影之行(上)禾木鄉晨曲   (點閱1982583)
器材分類:Nikon 尼康 / 數位單眼 / D3X    日期:2011/1/23

                                             嚴寒伴我童話行———禾木鄉晨曲

                              ( 2011 1 月新疆喀納斯攝影之行  上)

 

                                             文    劉宇霖            图    劉宇霖、 秀姨         

   

      

       自從 2005 年第一次冬季獨闖新疆喀納斯、禾木之後,我便和西伯利亞冰雪界眾生有了一個每年相見的約定,七年以來,每到冬季最冷的時候我都一定要去探望它們,欣賞它們美麗而神秘的西伯利亞泰加林冬季盛裝舞會。( 註:泰加林帶是指從北極苔原南界樹木線開始,向南延伸 1000 多公裏寬的北方塔形針葉林帶,是世界上最大的而且也是獨具北極寒區生態環境的森林帶類型。又稱“寒溫帶針葉林”或“北方針葉林”。泰加林帶在中國主要分布於新疆阿勒泰山和大興安嶺北部。)

回首以往的上山歷程都為單槍匹馬或是有國內友人相伴,而今年上山與往年不同的是,同行的是四位與我母親年紀相仿的臺灣友人,她們是:秀姨、惠姨、妘姨和山叔。

 

 

    

    左起:惠姨、秀姨、妘姨、山叔。

 

 

       在出發之前我的心裏總有一些忐忑不安,不知來自寶島的友人能否適應的了喀納斯與禾木的寒冷,也不知西伯利亞冰雪界眾生能否接納歡迎這幾位來自南國的同胞。按照往年的經驗,即使在同樣寒冷的季節裏景色也會相差很大,我想這種變化源於冬季喀納斯的冰雪特質 --- 這裏的冬天一塵不染、遠離塵囂、寧靜純美、宛如童話世界一般鮮活而有生命,當然它對到來的客人就會有不同的展現和態度,它只會把最美妙的景致展示給那些內心也像冰雪童話一般善良純凈的友人。在行程開始之前的一個月我就已經開始默默向上天禱告,希望冰雪界的眾生們能夠歡迎和善待這幾位远来的贵宾。

        2011 1 2 號,秀姨一行順利抵達新疆烏魯木齊市。在此之前我每天都在關註天氣預報,謹在 2010 12 月份裏喀納斯就已經連續下了 8 9 場雪。然而最讓我意料之外的事就在她們抵達時發生了———北疆的氣溫在 12 月的連續幾場雪後於 1 2 號突降,但當時身居城市的我們並沒有察覺到寒流已至,以至於見面後秀姨還玩笑的說衣服帶多了。

        1 3 號早天氣晴朗,大家懷著無比期待的心情出發了,在一路往北的行駛中,車外溫度顯示一直呈下降趨勢,即使到了應該溫暖的中午車外仍然是零下 28 度,抵達布爾津縣時溫度已降到零下 33 度。據往年的規律,溫度都是漸漸下降的,可是這次寒流突然來襲,謹相隔一天時間,溫度直線下降 10 多度,真是具有童話般的戲劇色彩,這仿佛就是為我們此行而量身定做的一般———寒冷、晴朗與童話一起接踵而來、不期而至並且如影隨形的伴隨了我們全程。

        4 號早晨我們在布爾津縣用罷早餐,從賓館到對面餐廳的短短路程已經把大家的鼻子和腳底凍得發硬,此時的溫度是零下 38 度,馬路上到處都是發動不著而被拖的車子。大家在布爾津再次全面升級了禦寒裝備,這些裝備原來就是進入童話世界的服裝道具,並且也是西伯利亞泰加林盛裝舞會的晚禮服,如果沒有這些服裝道具,我們就沒有機會進入真正的童話世界。     

         到達禾木鄉後我們住在我的好友吳凱(哈薩克族)家裏,他家可以用當地五星級來形容,有電視、電話、可以上網、有熱水暖氣(其他人家需要燒柴或煤,煙較大)、院內還有停車場,當然最重要的是我與吳凱相交多年,見面更像是遠道而來的朋友兄弟相聚。

        5 號一早我們重裝出門,去禾木鄉的觀景臺拍日出,由於大家穿的很多走起路來都憨態可掬,好像是即將步入童話世界的主角。到達觀景臺後超乎想象的景致出現了,由於近期的氣溫驟降,晨光中的禾木鄉雲霧飄飄、炊煙裊裊,仿佛間山谷裏童話世界的大門已經打開,精彩的曲目在一幕幕的上演,在近一個小時的光影變幻中,色彩按暖紅、粉紅、橙紅、橘黃、金黃、淡黃色的順序在禾木山谷裏不斷更換著主色調,而木屋上的炊煙隨著河谷中吹出的山風不斷的變幻著造型,更像是童話中自動彈奏的鋼琴曲五線譜此起彼伏 ...... 置身於此情此景中,仿佛瞬間聖誕老人、安徒生、格林兄弟、約翰施特勞斯、路德維希二世、茜茜公主就站在山谷的對面,只有他們聯手才能演繹出如此極致美麗的童話極景。此時此刻我們五個人已經沈醉在禾木日出的童話世界裏不能自拔 ......

 

       

    清晨的禾木村口

 

 

 

 

 

    當第一縷暖紅色的晨光照耀在山頂時,我們登上了觀景臺。

 

 

 

 

     粉紅色的光線開始照耀禾木山谷。

 

 

 

 

    橙紅色的暖光照亮了河畔樹林。

 

 

 

 

 

橘黃色的暖光喚醒了小木屋的第一縷炊煙。

 

 

 

 

 

    當二分之一的木屋被喚醒時光線變成了淡黃色。

 

 

 

 

    待三分之二的村莊被照亮時光線呈現為白色。

 

 

 

 

    圖中左邊冒炊煙的木屋就是我們住的地方。

 

 

 

 

 

    在陰天的早晨禾木鄉則另有一番水墨意境。

 

 

 

 

   水墨禾木。

 

 

 

下山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多了“一位導遊”,原來上山時它就一直跟隨著我們。我給它起了個名字叫小白,據吳凱說小白並不是他養的狗,只是因為他家這幾天吃肉較多,小白恰好流浪至此,並以他家餐後剩飯維生,晚上就睡在他家的煤堆裏面,那背風夜裏較為暖和。

因為“吃人的嘴短”,小白也就自覺維護起家裏及家人的安全,估計小白把我們也當成吳凱的家人了,因此與我們形影不離,當秀姨迷路時小白為他引路,當牛群擋住妘姨的道路時小白又勇敢的把牛群趕開,小白還為了追隨我們一口氣跑出二十多公裏路。

在禾木鄉的幾天中小白可謂恪盡職守、聰慧忠誠,大家都很喜愛它,以至於都不約而同的悄悄拿出吳凱廚房盤中的牛肉來餵它,眼見一盤肉都快被偷著餵光了,才覺得這樣做不是長久之計,於是開始商議小白的歸宿問題。吳凱表態他不會刻意的去養小白,理由是,當有一天他家的垃圾堆裏沒有食物時,流浪狗就會選擇繼續流浪而離開他,而我們五人則堅決認為“小白不是那樣的人”。

經多方論證後我們決議通過:為小白捐款五佰塊夥食費給吳凱由他代養,待春暖花開後我再接小白下山為其轉為城市戶口。

 

 

 

 

 

        小白從我們到禾木的第一天開始就為我們上山引路。

 

 

 

 

 

 

     當我們走的慢時,小白就會像導遊一樣停下來回頭等待我們。

 

 

 

 

 

     當我們拍照時小白則自己在一邊玩耍。

 

 

 

 

     小白一口氣跟著我們的馬拉雪橇跑出了 20 公裏遠。

 

 

  

 

    小白陪山叔一起從山頂滑雪下山。

 

 

 

 

 

      小白特寫。

 

 

        事後想起此事,突然間感悟到,也許小白是西伯利亞冰雪界眾生派來的使者和仆人,當我們選擇善舉去愛護它時,每個人的內心世界與童話世界的純善純美驀然間天性相契。或許是此舉打動了冰雪世界的眾生,在後面的旅程中、在我們幾乎放棄的情況下,西伯利亞泰加林為我們隆重而又悄無聲息的,開啟了盛大空前的冬季盛裝舞會 ......

 

待續中:《盛裝泰加林》

 

        本人長期專業從事攝影向導及深度旅遊向導,有意前來的朋友請聯絡:yin.he.25@hotmail.com

 

 

 


 


內部引用此文章 》 外部引用網址: 由於外部引用的廣告太多,暫時關閉外部引用的功能 !! 上一篇   下一篇
回應列表 ( 4 )
ccw0801 留言於2011/1/24 下午 12:25:48  
很精彩

大唐西域 留言於2011/1/26 上午 04:49:53  
   感謝欣賞!

米粉3 留言於2011/1/28 上午 02:49:09  
好迷人的紀錄!!希望有機會請你當導遊^-^

大唐西域 留言於2011/1/28 下午 03:55:52  
回复米粉3:谢谢欣赏,欢迎前来新疆拍摄旅游。

欲回應請先 登入

引用列表 ( 0 ) 為避免不當廣告,新的引用預設為隱藏,作者本人開啟後,其它網友才能看見。
  此文章未被引用

印象工場 攝影家手札 版權所有 © 2008 Photosharp Taiw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